10<< 2017/11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個別記事の管理2012-10-22 (Mon)
花落之傾前提,陸遜主

不ㄟ所以不鎖密碼:)(更



  『──只有今晚也好,我想待在你的懷裡。』

*

  亥時,一個淺紅色的身影在月光的伴隨之下一路走到後門,途中不時頻頻回望是否有被人發覺,但其實這種時刻多數的人早已睡下,只要不發出過大聲響並不會有人知道她在這時候溜出去。

  外頭一名背後有著長長燕尾的少年牽著一匹駿馬,那匹馬就像明白主人的心思似地乖巧而安靜,不久,他的主人便向著後頭迎來的人兒露出笑容。

  「郡主說,這麼晚了還要出門。」瑤光一想起剛才她對孫尚香提及這事的時候她露出的神情,不由得感到有些無奈,「結果我一說是和你出去,她馬上就答應了。」

  陸議忍不住笑了出來,到底孫尚香對他是很好的。只不過眼前的少女好像還是不太明白。

  也罷,他就中意她凡事不會想太多的部分。

  「走吧。」他率先跨上馬,然後對瑤光伸出手。

  自從瑤光學會騎馬以後,兩人就沒有再共乘過。從那之後也經過了好些時間,不僅是陸議自己個子長高了,連瑤光的身形也與從前不同。

  剛邁入思春期的少年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不禁在意起身後輕輕環抱著自己的少女。

  陸議極少和別人有著這樣親密的接觸,更別說是體態柔和的女孩。於是在行進的途中他不斷轉移自己集中在背部的注意力。

  就算是騎馬也要花上十幾分鐘的距離,瑤光完全不曉得原來在附近還有這麼一座小山丘。即使由於天色昏暗而看不清楚景色,但隱約還是能看見整片茂密的樹叢,枝枒之間互相連接著,這樣的路況沒辦法繼續駕馬前進,於是他們翻身下馬,把馬兒繫在了較明亮處的樹幹旁,決定徒步前行。

  「小心腳步,抓緊我。」陸議走在前頭,一只手緊緊地握住瑤光,途中他不時地用另一隻手將高度可能會觸及頭部的樹枝給撥開。

  「因為樹從實在是纏繞得太嚴重了,我擔心點火會不小心引燃。」

  「沒關係,慢慢走就好。」畢竟瑤光也不怎麼對黑暗感到恐懼,因此她輕鬆地回答道。

  步行大約十五分鐘以後,總算從糾結的樹林之中脫出,山頂有一塊小小的橢圓形草皮,看起來就像是特地為了讓來到這裡的旅人稍作休憩而存在的。

  他們才剛從顛簸的乾土移動到柔軟的草地上,瑤光立刻頓悟為何陸議要在晚上帶自己來這樣一個隱密的地方。

  彷彿成串的珍珠散落在黑色的絲綢上,站在那個位置,整片的星空便盡收眼底,琥珀色的眼眸和閃爍著的繁星相互映照,瑤光駐足在原地,好久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同樣也仰望著那片星河的陸議見她那副模樣,雖有些不忍打擾但還是拉了一下那只握住的手。

  「一直抬頭脖子會累的吧。」他提議著。

  於是在夜色圍繞之下,兩人直接倒臥在附有清新氣味的草地上。

  確實以躺著的姿態讓視野更加地寬廣,能看見的星辰數量自然也比方才還要多,一閃一閃的星子彷彿像在和彼此對話一般,瑤光不禁覺得有些感動。

  「吶、陸議……」聲音從陸議的左耳方向傳來。

  「嗯?」

  「你懂星象的吧?」

  「稍微。」

  「那、你可以指出北斗七星在哪嗎?」

  聽見這個要求,陸議覺得她實在可愛得過分。

  他朝夜空舉起了另一隻手。

  「北斗七星連起來就是一個勺子的形狀,斗杓東指之時便為春,所以對皇帝來說他們是相當重要的指標。」陸議一邊在尋找的同時一邊說著。

  「啊、有了。」

  「在哪裡?」瑤光直接把頭朝著陸議靠了過去,直盯著他手指所比的方位看去。

  「為首的是貪狼星、天樞。」

  「然後依序是巨門星、天璇,祿存星、天璣,文曲星、天權。」」隨著解說,陸議將七星一顆一顆地分別指給瑤光看,指頭劃過的曲線確實形成了一個勺子的形狀。

  「剛才四顆是斗杓的部分,接下來是斗柄。」

  瑤光正全神貫注地凝視著這片星空。陸議所指出的星點確實比其周圍的其他星星都還要散發出耀眼的光輝,所以在辨識上並不算太困難。

  「這個是廉貞星、玉衡,武曲星、開陽。」陸議停頓了大約幾秒鐘的時間,「最後是破軍星,瑤光。」他的動作也跟著停了下來,細長的手指就這麼停留在北斗星斗杓的尾端。

  「是我的名字。」

  「是啊,這顆星星就代表你。」由於漸漸覺得痠了,陸議緩緩地把手給收回。

  「我在沒辦法和你見面的時候,就會像這樣抬頭尋找破軍星。」

  他握著對方的那只手頓時用了點力。

  「然後就會覺得內心充滿了勇氣。」

  瑤光把頭轉向,從咫尺的距離能夠清楚看到映照在陸議眼眸中的破軍星。

  她忍不住想,陸議眼中所看見的究竟是身為星辰的那個瑤光,還是自己。

  「陸議才是喔。」突然她覺得應該說些什麼來回應方才陸議所說的話才好。

  「你的笑容就像太陽一樣,讓人感到溫暖。」

  「是這樣嗎?」陸議覺得有點開心,反射性地把頭轉向了對方,然後才發現瑤光早就把視線從空中轉移到了自己臉上,臉不由得發熱起來。

  夜晚的微風輕輕吹動他們的髮絲,熟悉的梔子花香氣飄進了陸議的腦海之中。

  『──但是我覺得妳的眼睛比星辰還要美麗。』這句話陸議只敢在心裡說,其實他從來不曾正面稱讚過瑤光的那對瞳眸,因為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才會被當作稀有價值買賣,他不希望輕率地觸及可能是對方傷口的地方。

  但是可能的話,他想替她撫平那個瘡疤,無論要花多少時間、要製造多少快樂的回憶讓對方覺得活著是件充滿希望的事。

  只要她能打從心底展現出最純真的笑容,陸議便心滿意足了。

  「你喜歡這裡嗎?」

  「嗯、喜歡,很喜歡。」語畢,瑤光再度朝夜空望去。

  「謝謝你,陸議。」

  在她轉動頭部的同時,頭頂的髮微微地騷中了陸議的側邊下顎。比起自己發現的這片星空,陸議其實更想把時間都拿去凝視身旁的人。

  心中一股不安騷動了起來。

  他們陷入了沉默,陸議只是裝作煞有其事地也看著夜空,但心思早已完全不在上頭。

  他有話想要說,但是內心深處卻依然感到畏懼。

  直到上弦月明顯地移動到了正上方的時候,陸議才終於打算開口。

  但當他再度轉過頭看向瑤光的時候,發現對方雖然臉上掛著微笑,那雙眼睛卻早已闔上。

  為什麼總是在兩人獨處的時候睡著呢,陸議感到有些無奈。但也可以說是瑤光在自己身邊感到非常放鬆的關係吧,只要這樣反過來想心裡便好過了些。

  他小心翼翼地側過身,用空下來的那隻手蓋上了對方的臉頰。

  「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呢……」從嘴裡吐露出小小的心聲,陸議一直怕自己的舉動會驚嚇到對方所以總是相當克制。

  可是當瑤光像這樣毫無防備地躺在自己身邊時,總還是忍不住地想要觸碰她。

  陸議把自己的臉湊近對方,覺得要是能一直看著她熟睡的臉龐似乎也不壞。

  「瑤光,該起來了。」但是在這種地方睡覺總是不太好的,陸議終究還是叫醒了她。

  「我們回去吧。」

  「啊、嗯。」瑤光對於自己睡著的事好像並沒有特別的感想,只是由著陸議帶她循原路回到馬兒身邊。

  但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再多做交談。

  直到陸議跨上馬之後,瑤光卻不像來程的時候那樣迅速地坐在他身後,陸議看出了她眼神中的猶豫,便開口問道:「怎麼了?」

  「我可以……坐前面嗎?」她怯怯地問。

  「欸?」陸議的臉頰頓時泛起微紅,要是那樣的話,抓著韁繩的自己豈不是會把瑤光整個抱在懷裡了。

  起初只是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僅攜一匹坐騎,沒想到這個舉動卻令他們之間更加地靠近了,陸議雖然感到害臊卻又想感謝身下的那匹馬兒。

  「好啊,上來罷。」在他允諾之後,瑤光才爬上了馬。陸議深怕自己的心跳聲會被懷中的少女所聽見,於是佯裝鎮定地說起話來。

  「似乎越晚越冷呢,還是趕緊回去吧。」

  「對、對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陸議覺得瑤光好像也和自己同樣緊張。

  但他並沒多想便策馬踏上歸途。

*

  在回去的路上,瑤光輕輕揣著陸議的衣。對方溫熱的體溫正包覆著自己,她保持著頭微低的姿態,不讓陸議有機會看見她的表情。

  因為陸議叫醒她之前,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吻。

  霎時間瑤光覺得心頭小鹿亂撞,沒辦法好好地正眼看向對方。

  只好裝作什麼也不曉得。

Theme : 電玩同人衍生創作 * Genre : 小說文學 * Category : 無双
* Comment : (0) * Trackback : (0) |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